社交賬號登錄

社交賬號登錄

0/34

上傳頭像

拖拽或者縮放虛線框,生成自己滿意的頭像

頭像

預覽

忘記密碼

設置新密碼

購物中心露天廣場有人氣,因為它有讓人松口氣的機會 | 北京故事

文化

購物中心露天廣場有人氣,因為它有讓人松口氣的機會 | 北京故事

孫今涇2019-10-22 08:54:17

#頤堤港和藍色港灣

頤堤港位于北京東北面的望京, 2012 年開業,中庭是人流最集中的地方。

傍晚五點到夜里九點是高峰期,人數已難統計,說給人一種火車站候車廳的感覺也不為過。大部分都是領著孩子的年輕父母,彼此間相熟很快,有更多互動。穿家居便服的是多數,這些人是不會往商場里面走的,他們只當在自家小區里。

有兩個辦法可以進入到這個中庭。一是照著頤堤港商場內的指示牌走,它被稱為“冬季花園”;一是直接從室外進來,它在商場東面有一個獨立入口。天黑前,后者是人流的主要來源。東邊室外還有一塊三個籃球場大小的空地,五點時,空地上有穿輪滑鞋和騎滑板的男孩。

中庭和室外看似沒有明顯的分界,這是因為隔開它們的是一面約有 1000 平米的玻璃幕墻,從里往外看是透明的。但中庭總是更涼爽,也更安全。天一黑,輪滑和滑板就駛進中庭來。

整個中庭的中心挖出一塊橢圓形狀的“洼地”,這里最近在舉辦玩具品牌的快閃店,布置得像游樂場,適合拍照。踩兩級臺階,可以步入洼地,當然也可以順著一段 5 米長的拋光大理石斜面往下滑。騎滑板車的小孩會這么做——斜面的另一側正好通向出口,他們可以從室外空地一路滑來。

這一側二三層的商戶都是餐廳,且都在室外設了座位,對于樓上的顧客來說,中庭就成了一處下沉式廣場,一個敞亮的景觀。

像剝洋蔥似的,沿著橢圓的弧線,有里外幾圈。離中心最近的是兩截弧形的木頭座位,高度正好能讓一位中等身材的女性腳尖離地,這屬于第一圈,算內場。“直升機家長”坐在內場,以掌握孩子的一舉一動。稍遠一些,第二圈是大理石臺階,再遠是木板條連成的第三圈,一側通向商場出口。這是最外圍的,坐在木板條上的人,在我們觀察的三個小時里,只有兩個人起身走進了中心洼地。

橢圓外,有兩處形狀介于地球儀和鳥巢之間的座椅,離人群更遠。三個中介模樣的男人,肩膀松垮,面容疲憊。“這個月銷售額降了,上個月很猛的。”他們只和自己人交談。

東面玻璃幕墻上的巨幅 LED 屏幕引發了一點兒爭議。一個自稱羅森的建筑系學生批評它太刺眼。但在大眾點評上,LED 屏獲得最多稱贊。傍晚 6:23,LED 屏上正播放煙花影像。“放煙花多好看呀,快看!”一位膚色黑黃的中年女人對身旁的男孩說。他們都坐在“第三圈”木板條上,看起來像祖孫。老人用熱烈的語氣想讓男孩跟自己說話。但男孩幾乎沒抬眼。他只是翻轉了身,捧著手機側躺著看動畫。

中庭保安老梁的工作輕松,特別是白天,人沒那么多,整個中庭都顯得悠閑、有條不紊。“因為工作太無聊了,我總和這些人聊天。這里坐的都是外地人,不管中年,還是年紀大的。年紀大的是子女在北京工作,來幫忙帶孩子的。山東的最多,還有河南,四川的,河北的也有。”

一位下午四點坐在“第二圈”臺階上的母親印證了老梁的觀察。這位母親對訪問非常謹慎,但還是介紹說她是山東人,在北京工作了幾年,公司在這附近,但從沒來過這個商場。“是聽同事說這里不錯,才帶孩子來的。 孩子在山東,暑假接到北京來,過完暑假再送回去。”

老梁是河北滄州人,49 歲,牙齒被煙熏得焦黃,干皺的皮膚讓他看起來比實際年齡更大。他的同事大部分是東北人,和他年齡相仿,“過去是農民,現在沒地可種了。” 因為商場的開發商太古來自香港,他的保安制服是海藍色的,比市面上常見的黑色要醒目一些,還系著斜條紋領帶。

“我不缺錢,就是做著玩兒。”雖這么說,事實可能更接近老梁說的另一句,“我不喜歡干活”。

河北滄州的村子里很多做建材生意的,最早老梁跟著老鄉在北京,“后來北京生意不好了,四年前去了深圳。”

他喜歡南方,并常拿來和北方對比:“南方真是好,你看那植物多得……在惠州,你知道吧,路邊都是荔枝樹。再回來北京,你看這一片,這哪里算什么綠化。”一年前回到北京,老梁在頤堤港做保安,三個月后他辭職不干。在惠州、上海輾轉呆了幾個月,老梁回到北京。他沒能找到“不累”又“不無聊”的工作,重新做回頤堤港的中庭保安已三月。

“為什么不回滄州?”

“滄州有什么?而且滄州空氣也不好。”

保安的工作在 8 點結束,此時中庭的人并沒有減少。如何讓孩子收心回家成了大人們的難題。“這是跑步的起點。”一個寸頭男孩指著地面上的快閃店標記,對他的伙伴說。他才剛起興。他的母親坐在內圈的木頭座椅上,要他保證“這是最后一圈”。

和頤堤港一樣,購物中心“藍色港灣”的“中央廣場”之所以受歡迎,也是因為它某種程度上消除了室內和室外嚴格的區隔。

這方面的反面例子,有兩位受訪者都提到了朝陽大悅城。后者是這一片最具人氣的商場之一,以室內的藝術裝置和活動空間著稱,但并非所有人都喜歡長時間泡在商場里。藍色港灣滿足了這部分人的需求,它的主要商業區是一個圓環,圓環上有一圈門店向兩邊開口,一邊朝內,一邊就朝向這個露天的廣場。

7 月的一個周四下午,兩點,太陽不小。廣場有四個賣飲品的攤位。一家裝飾有獨角獸和火烈鳥的攤位出售一種叫 Sweeeny 的水果牛奶,售貨員稱,廣場晚上的人不如白天的多。

廣場中間偏東的位置是一處噴泉,一個六歲的小孩常來,玩整個廣場小孩都會玩的游戲:地面上有幾個開孔,每隔幾秒會噴出手指粗細的水柱(看起來就像壞了待修的降溫噴泉),各自的噴射時間不同,玩家拿水杯或水瓶接水,直到接滿為止。廣場上所有的小孩都聚在這里,自己玩自己的。

小孩傳授了訣竅,在空杯時,只要找到對的位置,等水柱落入杯中即可,可等到水杯較滿時,就得用手捂著,只留一個小口,這樣已經收集到的水才不至于濺出。他指了指一個看起來十歲出頭的胖男孩——他在另一頭接水——說“這是我哥”,又指了指一個靠在花壇邊休息的男人說“這是我爸”。男孩的爸爸目光警覺,很顯然,他擔心兒子和陌生人說了不該說的話。

廣場的東面還有一處鐵架搭出的舞臺,四邊的圍欄上貼滿互聯網公司的廣告。張澈坐在那邊的長椅上,身邊是打開但沒吃完的三明治。

張澈有點兒苦惱,她設計的一張門店打折海報被上級認為不夠有吸引力,但自己不想改。她正在仔細斟酌如何措辭才能準確表達自己的想法,還不會被認為不知分寸。放下手機時,她說,她其實正考慮把手上這份入職不到三個月的工作辭掉。這是她大學畢業后 4 年里的第 5 份工作。

張澈的工作之一是負責商場零售店的陳列。對這份工作,她有一些熱情,也有一些經驗。她剛剛結束巡店,聽說我們正在寫廣場,她對此有些觀點。“如果說中國的話,南方普遍要好于北方。但如果要更好一些,那要看日本。”她提到了公共空間的面積大小和對綠植的使用,又提醒我注意我們周邊椅子的擺放方向。

有兩張長椅是面向門店擺放的。這被張澈視為錯誤的擺法,因為影響了視野。“日本的庭院會把椅子朝向有風景的位置。”張澈說,現在他們只能盯著店門上的打折海報看。她說的有道理。美國一個叫威廉·懷特的社會學家曾經做過實驗,發現大部分人都會挪動椅子,找到一個舒適的位置,然后才會在廣場坐下。

下午三點,另一位張女士從商場里走出來,她拎著一個快時尚品牌的購物袋,本來打算在一張長椅上坐下,但很快改變了主意,坐在了花壇邊。

張女士不愿透露姓名,她來自遼寧,2001 年來北京,是個家具行業的老手,十多年前從工廠起家,后來認為“比較死板,沒什么創意”。目前在家具公司紅星美凱龍。因為這份工作不要求時刻在辦公室里坐著,可以自己調休,她會在工作日去商場逛街。藍色港灣是她最常來的,傍晚下班也來。

她解釋說不選長椅是因為在坐下的那一刻,她突然想到可能長椅上的另一個人可能會反感煙味。這時她瞥見了五步開外的垃圾桶。

“中國應該搞個那種玻璃房,吸煙室。新加坡戒煙比較嚴,他們會專門劃一個地方。大家壓力都很大,吸煙當然不健康,但需要一個釋放的空間。本來都有的,現在都取消了。你想要是在二十幾層,想抽個煙得等半天。”


題圖來自 Michael Weidemann on Unsplash

喜歡這篇文章?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報 ,每天看點不一樣的。

幸运赛车基本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