社交賬號登錄

社交賬號登錄

0/34

上傳頭像

拖拽或者縮放虛線框,生成自己滿意的頭像

頭像

預覽

忘記密碼

設置新密碼

四元橋宜家門口,王先生的搬家送貨生意不總是那么好做 | 北京故事

文化

四元橋宜家門口,王先生的搬家送貨生意不總是那么好做 | 北京故事

孫今涇2019-10-17 16:25:00

#四元橋宜家商場

7 月 18 日下午 3:20,北京四元橋宜家商場門口,四五個男人蹲坐在出租車候點。他們有自己的貨車,停在附近。他們和貨拉拉以及宜家自己的送貨服務競爭。因此在送貨之外,如果還提供搬運和安裝服務,會更有競爭力。

“熊大”“熊二”來自河南周口,因為都姓熊,年齡差得大,就有了這稱呼。“熊大”似乎認為這份工作不太體面,一開始他不想搭理我們,“別采訪我們這些窮人,采訪那些富人去。”前一天,他沒能談下兩個外國顧客的生意,他們打算去空軍指揮學院附屬醫院,熊大要價一百五,最后他們還是折回了宜家配送貨中心。“這老外真夠窮的。”“熊大”抱怨說。

“熊大”已經五十多歲,只能送貨,如果沒有電梯,把一些大件家具搬上樓,就有點難為他。他做過幾天貨拉拉,認為貨拉拉主要靠搬運賺錢,問題就是他搬不了。 他也不會安裝。因此他是這群人里最著急的,時不時走到商場門口,或者在送貨區的玻璃門外張望。見人就打聽,要送貨嗎?

王先生從不隨便打聽(他也不希望透露自己的全名),“要不要車能看出來。 ”他站在出租車候點的遮擋棚下說。比起外頭曝曬,這一處稍微涼快些。王先生個子不高,看起來力氣不小。昨天,他拉了兩單,還幫人組裝了兩個衣柜。一開始做這活兒時,他看不懂說明書,總得向顧客請教。現在,他已經能向客戶傳授經驗:如果不準備再拆裝,在組裝衣柜時在接口處打上玻璃膠,即便是宜家的便宜家具都會變得牢固異常。

王先生對這一帶很熟悉。因為他 1992 年初到北京時就住在離這兒不遠的朝陽公園附近。當時他一人離開河南信陽老家,沒帶上老婆孩子,孤身北上。“歲數也不大,也掙不到什么錢,能糊口就行”。

如今,這一片地區有不少大型商場和互聯網公司,但在 1992 年,“全是糙米地,是村里,我租的房子是私宅,這塊還沒有商品房。現在日新月異,發展速度多快。 ”這一片宜家在 2006 年從北三環的馬甸橋搬到四元橋時,人們都認為這家跨國公司的決定太不明智:“這種從市中心走向郊區的戰略是否能讓宜家商場獲取更多的利潤?”不過到了 2010 年,四元橋的宜家商場就成了宜家全球所有門店里銷售額最高的。

變化確實又多又快。“1992 年來北京,北京那時候出租車都是夏利,天津大發,最好的商務車是皇冠。吃一頓早點 一塊二,一塊三。餛飩湯是免費的,一碗餛飩五毛錢,六毛錢。我給別人打工的時候,老板管吃管住,你猜我一個月最少花了多少錢?一袋洗衣粉,兩卷手紙,一袋牙膏——我一個月掙 120 塊,只花了4 塊 6。那時候洗衣粉不像現在碧浪、奧妙,是金魚的。手紙是卷的。牙膏是中華的,就一塊二。那時候錢是值錢的。 ”

那時候朝陽公園附近還有早市和夜市。王先生在早市賣菜賣水果。現在都沒了。望京的房子也漲價了不少。如今一居室要三四千。王先生搬去了北五環外,兩千,面積還稍微大點兒。

做貨運搬家前,他干過很多別的:在酒店里面“包檔口”;包下朝陽大戲院東西兩廳賣茶,“頭一天賣一杯茶,最后一天能賣七八百杯,甚至上千杯”;學廚師,在北京一家有些高檔的連鎖餐廳“便宜坊”做烤鴨。現在他后悔沒能堅持下去,“丟了手藝”。除了從這段經歷中悟出了要堅持的道理,他認為一本叫《改變你的一生》的“成功學”書也讓他受益匪淺。“這本書就是個社會大學。 ”

三年前,王先生開始送貨搬家的生意。這生意靠口碑和關系,并不是總有的。沒生意的時候,下午三四點,王先生就來宜家門口等著。等生意時,他們有時打牌。 如果沒生意,待到七八點就回去,回到家王先生自己做飯。“畢竟以前會廚師。”

沒生意是常態。“西紅門那邊開了一個宜家,這邊生意沒以前好了。”王先生說。不過,他認為到了今年年底,整個送貨安裝的生意都會變得好起來——當然只針對一部分人。“今年年底,外地車一限號,就好了。六環以內不讓進。可能拉貨的十個里就有六個拉不了。換句話說,卷鋪蓋走人。”

前年冬天,一位老鄉離開了北京。他在大興開超市,“投資了七十多萬,養了兩年,生意剛剛有起色,一天有時候賣五六千塊錢……(后來)限你一個禮拜搬走。那東西,我跟你說,賣出去是錢,賣不出去就是垃圾。就叫貨車賣老家去,那不然怎么辦?”

王先生自己的車是本地號,這好歹是一個優勢。“本地號現在長期租用的話要十萬多。一年是一萬五,一萬八。北京的政策不變的話,我可以拿這車牌養老。”

四點三十分,一位高個子的貨車司機看起來在商場門口找到了一筆生意。推車上有幾株綠植,和等待安裝的十幾塊板材。但他們在價格上還沒談妥。高個子司機嫌 280 元的酬勞太低了。王先生禮貌地打斷我們的談話,“你可以去商場里買只甜筒吃”。

他走向推車,很快和推車后的兩位女士談妥了價格。“2200 塊的貨,乘以 8% 的安裝費 ,加上 100 塊運費,可不是差不多 280 嗎?”但這個價位,他的幾個同伙覺得沒意思。“熊大”看起來有點兒難過,他不嫌價錢,但他不會安裝。

喜歡這篇文章?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報 ,每天看點不一樣的。

幸运赛车基本走势图